公司新闻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以确保迅速恢复生产运营能力

时间:2018-07-08 09:53 作者:admin 点击:

  中怡康白电事业部总经理魏军指出,从目前的行业情况来看,白电的产品生命周期比彩电长,整体经营风险相比彩电要低,而且行业毛利水平和整体盈利能力都高出彩电行业一截。与此同时,白电行业的集中效应凸显,主要靠生产规模牵引,规模越大,生产成本越低。康佳此次接管新飞电器,有助于其生产规模的扩充。
 
  除此之外,康佳方面也明确,将在接管新飞电器后,着力于新飞品牌的统一。“康佳会谋求新飞品牌的统一。在做新飞的品牌宣传过程中,山寨机对品牌宣传实际效应产生副作用,会打击到客户及经销商对品牌的信任度,消费者会产生混淆,这都会弱化新飞电器原本的品牌价值。”何建军对记者说道。
 
  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分析认为,康佳接管新飞电器,双方具有一些同源性的优势。康佳作为国内老牌家电企业,与新飞电器同为以产品取胜的企业。并且,新飞电器与康佳自身的白电业务形成产能协同、品牌协同和产品线协同,能进一步夯实康佳自身家电产业的基础,弥补康佳冰柜产品线劣势,从而实现1+1>2的效果。此外,发挥“新飞”品牌优势,也将拓展康佳品牌影响力。“入局新飞,新加坡丰隆输了,我们一定不能输。因此,我们一定要考虑到对新飞进行制造设备、运营管理等全方位的升级,以确保迅速恢复生产运营能力,盘活新飞的资产。”7月1日,康佳集团分管白电业务的副总裁何建军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说道。
 
  近日,深康佳A(000016.SZ,以下简称“康佳”)旗下的控股子公司安徽康佳电器科技有限公司,以4.55亿元竞得新飞电器破产重整标的物(包括河南新飞电器有限公司100%股权、河南新飞家电有限公司100%股权、河南新飞制冷器具有限公司100%股权,下文统称“新飞电器”)。康佳成为新飞电器的新东家,正式接管新飞电器。
 
  从鼎盛时期的冰箱品牌“四朵金花”之一,到如今的破产拍卖,新飞电器品牌存续近三十年间,中国家电产业也历经数次改弦更张。市场浮沉间,有进有退,有大有小。对于接管新飞电器的康佳而言,新的征程或许才刚刚拉开帷幕。
 
  话语权之争
 
  新飞电器作为新乡市的本土企业,在曾经的国有控股背景下,新乡市政府身影频现。
 
  新飞电器的前身是一家创建于1958年的小型地方军工企业——新乡市无线电设备厂。1984年,新乡市无线电设备厂在刘炳银的带领之下转型生产电冰箱等家电产品。由此,新乡电冰箱厂正式成立。
 
  1994年,当深化改革开放以燎原之势从沿海地区吹进中原内陆时,河南省也跃跃欲试。彼时,新飞电器改制,成立河南新飞电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飞集团”),员工内部持股比例占17.04%,国有资产股权比例占82.96%。后来,在时任河南省政府领导的牵引下,新加坡丰隆以3亿多元的对价,受让新飞集团持有的部分股权。其中,新加坡丰隆电器私人有限公司持股45%、新加坡豫新电器有限公司持股6%。新飞电器自此变为中外合资企业,不过新乡市政府控制的新飞集团仍然掌握着话语权。
 
  2005年,新乡市政府又以5.1亿元的价格将新飞电器的39%股权转让给新加坡丰隆。加上新加坡豫新电器有限公司持有的6%股权,新加坡丰隆持股比例提升至90%,余下10%由新飞集团持有。至此,新飞电器成为新加坡丰隆控股的企业。从股权关系上,新加坡丰隆也掌握管理权。
 
  2010年5月,新乡市政府再次作出决定,将新飞集团的核心资产划转给中航集团所属的中航工业机电公司,非核心资产原则上实施重组改制或划转给新乡市投资集团。在法律意义上,新乡市政府离新飞电器话语权越来越远。
 
  新加坡丰隆“掌事”后,也开始搭建自己的管理队伍。据一位新飞电器员工透露:“丰隆系不信任中方的员工,空降了大量的丰隆系干部。此前,新飞电器的中层干部从来没有超过100人,但2010年后中层干部数量不断增加,到2013年时达到300多人。”
 
  大量丰隆系中层干部进入新飞电器后,大力推广其“国际化管理模式”。然而,这也逐渐激化了新飞电器员工与管理层的矛盾。2012年10月,新飞电器爆发停工风波,员工们将矛头直指高管,并要求涨薪。2013年5月,新飞电器再次宣布停工,新飞电器合同工(临时工)被要求休假,员工们聚众“声讨”。值得注意的是,两次停工事件,均在新乡市政府的介入调停下得以解决。
 
  实际上,自2017年10月末以来新飞电器停产重整到最终拍卖,新乡市政府也一直在统筹协调。记者曾了解到,2017年11月,新乡市政府为处置新飞电器重整的善后事宜,专门成立工作组,由时任常务副市长刘尚进和副市长周世杰分别担任组长和副组长。
 
  近日,康佳方面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也表示,康佳作为适格重整投资人参与新飞电器重整拍卖时,就曾与新乡市政府进行了洽谈沟通。
 
  对此,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分析指出,引入外资后虽然促成了新飞电器的跨越式发展,但在股权多元化中,引入战略投资者不仅要引入资金,更需要考虑企业管理发展和产业布局,才能为企业的长期发展提供机会。
 
  真假新飞
 
  在新飞电器话语权旁落时,其品牌归属也混淆不清,以至于“山寨品”在市场中肆意丛生。
 
  新加坡丰隆入主新飞电器时,在股权转让协议中并未就新飞电器品牌划归进行明示。直到2009年,新加坡丰隆作为新飞电器的控股方,与新乡市政府达成《新飞知识产权使用协议》。根据协议规定,新飞电器只在冰箱、冰柜、空调、洗衣机等白色家电领域拥有新飞商标的完全专利,新飞商标在其他领域的所有权归属新乡市政府。
 
  后来,新加坡丰隆关于新飞电器的生产经营活动,主要采用“新飞”及“Frestec”商标。而新乡市政府下属公司则将新飞商标对外授权租赁,以赚取品牌使用费。
 
  然而,一段时间内,打着“新飞”牌子的不合格产品横行市场。本报记者浏览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亦发现,新飞电器在2014年至2017年期间,卷涉至少5起商标侵权诉讼。其中,新飞电器与河南新飞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飞数码”)更是多次对簿公堂。
 
  例如,2014年时,经新飞数码授权许可后,中山市博大卫厨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大公司”)在其版权所有的宣传网站上,使用新飞电器注册拥有的“新飞绿色通道”标识对外宣传。并且,博大公司官网多处照片及文字与新飞电器相同。为此,新飞电器将新飞数码、博大公司诉诸法庭。最终,法院判定博大公司商标侵权成立。
 
  记者通过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新飞数码的大股东为新飞集团,正是新乡市政府控制下的企业。
 
  实际上,新加坡丰隆控股下的新飞电器也意识到这个问题。2015年9月,新飞电器曾在官网披露,2015年8月13日至19日,新飞电器品牌管理部工作人员协同新乡市工商局、中山市工商局等部门联合打假,对8家疑似制假企业进行了突击检查,现场查封的各种假冒“新飞”品牌的烟机灶具、热水器、电磁炉等小家电产品多达数百件。
 
  何建军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也坦言,目前市场上存在很多品类的新飞产品,其中一些品类实际上是盗用了新飞商标的“山寨”产品,损伤了新飞电器的品牌价值。
 
  除此之外,以产品质量著称的新飞电器,近年来卷涉“虚假宣传”违法行为。据河南新乡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牧野分局出具的两份处罚文件显示,2016年4月及2016年12月,新飞电器因虚假宣传被处罚。
 
  康佳破局
 
  近日,新飞破产重整管理人、北京金杜律师事务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康佳目前已派团队到新飞电器,与新飞电器的各个职能部门对接。
 
  作为白电市场的竞争者,新飞电器与康佳却在过去的近十年间走出了不同的路径。
 
  2008年,康佳大张旗鼓进军白电市场,彼时新飞电器因为业绩乏力,在家电行业第一阵营的竞争中败下阵来。
 
  2011年以后,政府取消家电下乡补贴后,新飞电器业绩更是急转直下。据新加坡丰隆的年报数据显示,新飞电器在2011年业绩首次出现下滑,当年实现营收9.8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2亿元。排名方面,据奥维德统计,2011年新飞电器市场份额已由之前的行业第二位,跌出国内品牌前五位。
 
  而同一年,康佳在全国建立了21个白电分公司,进入快速拓展市场阶段。2011年,康佳的白电板块营收12.92亿元。在康佳已有的彩电、手机、白电三大主营业务板块中,康佳白电以20.03%的毛利率拔得头筹。此时,康佳白电业务的毛利率也直逼新飞电器鼎盛时期22.7%的毛利率。
 
  2011年之后,新飞电器的业绩一路颓势。到2017年底时,新飞电器的年营业收入已经降至2.7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7亿元,同比下滑25.4%,产品总销量也缩减至120万部。
 
  与此同时,康佳白电业务板块的业绩呈现波动上扬趋势,2017年营收17.37亿元,在康佳集团整体收入中占比5.56%。来自康佳方面的数据显示,康佳白电2017年实现了150万台冰箱、50万台冰柜、70万台洗衣机的产能。
 
  不过,在何建军看来,康佳白电业务目前的产能与新飞电器鼎盛时期相比,仍然有一定的差距。“从我们的角度来说,主要是看重产能,看重品牌。”何建军说道。
 
  据了解,在康佳近年的多元化布局中,康佳高层一直有意通过收购兼并的方式来迅速发展壮大白电业务板块。